汉网首页

房学峰:新疆夺冠是进步 更肩负中国体育未来

新疆夺冠对新疆体育意义重大

本文转自企鹅号:房学峰

王朝更替,CBA的新霸主从中国篮协的新主席手里接过冠军鼎,中国篮球运动通过这样一个具有标志性的事件走向了未来。

新疆男篮具有这样三个显著特点:

第一,它是一支多民族球队,球员来自汉、维吾尔、柯尔克孜、回等民族,全疆各民族人民对这个总冠军的渴望是极其强烈和同心向往的,每到红山体育馆,那一首《这里是新疆》、总能唱出全疆人民的心声;

第二,它是一支飞行距离最长的球队,它在常规赛打全部客场的飞行距离超过七万公里,而它的总决赛对手广东队的总飞行距离不到它的一半,从这个意义上说,姚主席主张的分区赛制至少对新疆队更公平、并且更符合中国的辽阔现实;

第三,它是一支虽然在主场有地利与人和,却并非在所有时候都能拥有天时的球队,这是它在以往每次进入季后赛之后总显得英雄气短的原因之一。

这样一支球队赢得总冠军,是新生、是改变、是进步、是跨越……

在本文中,我更想谈的是一个我曾经多次谈过的观点:新疆肩负着中国体育的未来。

这是因为,新疆体育至少具有以下这三大优势——

1 新疆体育具有得天独厚、独一无二的环境优势。

新疆体育的自然资源非常丰富,几乎可以用上全部的溢美之辞,这里只举两个例子:

一是山地户外运动的资源。新疆不但幅员辽阔,而且更可贵的、是它丰富的自然面貌。新疆的“三山加两盆”中,有高山极高山、有沙漠戈壁、有草甸平原、有河流湖泊……在我国,没有任何一个省份像新疆这样,具有如此多样化且达到极致的地形地貌。因此从发展体育旅游、繁荣户外运动的角度看,新疆是我国无与伦比的宝藏。

二是冰雪运动的资源。就滑雪运动而言,新疆的阿勒泰地区,是人类滑雪运动的起源地,“天山水塔”的存在,使新疆成为我国降雪量最大的省份,是打造滑雪胜地和举办滑雪竞赛的天堂;就滑冰运动而言,且不说在室外冰场时代、天山天池是诞生大多数速滑全国纪录的地方,就是在现在,乌鲁木齐的大道速滑馆,将是未来的世界纪录摇篮——新疆冰上基地的室内冰场海拔是1650米,条件优于举办1988年奥运会的卡尔加里奥林匹克速滑馆(海拔1105米)和举办2022年奥运会的盐湖城犹他奥林匹克速滑馆(海拔1425米)——目前,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的世界纪录几乎都是在卡尔加里和盐湖城创造的,而乌鲁木齐如果能承办世锦赛或者世界杯级别赛事的话,相信用不了几年,那里就将是世界纪录的摇篮,囊括所有的速滑世界纪录都有可能。

这种优势,当然同时具有竞技体育和大众体育、体育产业和体育文化的意义。

2 新疆竞技体育的人才优势。

从人种的角度看,新疆的人才优势很明显:铸剑为犁的“兵团后代”来自五湖四海,从前辈的战天斗地中继承了良好的身体条件;新疆少数民族的身体素质普遍比汉族好,其中蕴藏着不少可开发人才;各民族多子女的家庭结构,和内地的独生子女情况形成鲜明反差;传统体育活跃,有尚武传统,例如和古典式摔跤很相似的维吾尔族摔跤“且力西”;新疆的物产丰富,各民族人民的饮食结构和生活习惯,与内地相比具有明显优势……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竞技体育的价值之一,是通过教育+体育的方式,使处在社会下层的人们获得上升渠道,这在美国的高校体育和职业体育中表现得最明显。新疆也是这样,对于基数很大的生活在欠发达地区的青少年来说,通过体育+教育改变自己的命运、进而跻身精英阶层,是一条非常好的发展途径。而这个问题一旦能解决好,还将非常有利于新疆的长治久安和社会稳定、有利于各族人民团结建设新疆,换言之,新疆竞技体育跨民族选材的问题,关系到的不仅是国家荣誉问题,很可能还具有国家安全的意义。

此外,就像我一再主张的那样:大量外流的哈萨克族青少年中,不少人可以培养成优秀的冰球运动员,如果这批人能够回到中国、或者他们的家人能回到中国,直接有利于中国冰球运动水平的提高,因为哈萨克斯坦的冰球水平在世界上属于一流二流之间,比处在四流五流位置的中国队水平高很多,今年亚冬会上,中国队以0比14负于日本、日本以0比7负于哈萨克斯坦,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3 新疆体育运动发展的政策优势。

所有和体育有关的国家政策,对于新疆来说都是利好消息,这也是苟仲文局长上任后在十来天里两去新疆,并且代表国家体育总局和新疆自治区政府签订合作协议的深层原因。

这种政策优势,当然首先体现在“一带一路”和“健康中国”这两大国策给新疆体育带来的机会。而即使就竞技体育层面言之,我们也不难看到这种优势——

传统意义上,新疆在国内的体育版图中的竞争力只属于“第三世界”,但从现在的眼光看,新疆的优势项目、恰恰是国家体育主管部门在政策和方向上更需要提倡和发展的项目,例如:代表户外类、极限类运动的沙滩排球和山地自行车,代表时尚类运动的马术,代表搏击类运动的拳击和跆拳道,以及代表集体项目的篮球、足球、排球——必须要注意到的是,不但新疆的男篮在国内堪称劲旅,他们的女篮、男足、女足的实力也在快速提高着,而新疆的排球在国内赛场上拥有一席之地的历史,恐怕要从六十年前算起。

也就是说,新疆水平较高的很多项目,恰恰是中国体育需要“补短板”、需要在今后优先发展的项目。

上面所说的这一切,都是新疆体育赢得的“天时”。因此新疆男篮的夺冠,绝不仅是新疆篮球的成功,而是具有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引申价值,新疆在未来中国体育事业和体育产业的发展中,必将肩负起更重要的使命。

免责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责编:admin

上一篇:格俄选手“奥运之吻” 让战争远离体育 下一篇:没有了
分享到: